寒川以北

————松风如在弦
《何处安放我们的光阴》
骸云+初雾云



爬过这么多墙头吃过这么多的粮,松风大仍是我最憧憬的作者,文字太美——并非字字珠玑,却荡气回肠。

那些毫不起眼的句子和段落抽取出来便失去了灵魂,但在文里是氤氲着另一种云浪般汹涌的情感,自然而然地怦然心动,并且刻骨铭心。

"你眼中的蓝是我永生不遇的海。"

The world is born.